首页>> 首页>>军营风采
 
骄傲与光荣!在父亲的影响下,他也选择穿上军装戍守边疆
作者:吴敏 张南翔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2021-03-23

  习主席在回忆自己的青少年时期时曾说,“‘精忠报国’四个字,我从那个时候一直记到现在,它也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 

  精忠报国,赤子之心。这四个字,也始终被中国军人用特有的方式传承融于血脉之中,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军人的骄傲与光荣。 

  那年夏天,我在南疆某地采访,偶遇武警兵团总队某部排长张南翔。他坐在星光灿烂的夜色中,倾诉着初到边疆的迷茫与困惑。 

  “你愿意成为父亲一样的军人吗?” 

  “你能像父辈那样牺牲奉献吗?” 

  “你的未来能够超越父辈吗?” 

  “这三个问题,我从小到大问过自己很多遍。” 张南翔说,“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答案数次改变。” 

  在张南翔的讲述中,父亲张宏是个响当当的好兵,但并不是称职的好父亲。 

  “我很难用词语准确描述挚爱的父亲。他是别人口中的‘兵王’,也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然而,在父亲无声的影响下,张南翔也选择穿上军装,为祖国戍守边疆。直到被戈壁大漠的风沙磨去脸上的稚嫩,他才渐渐读懂父亲多年来在大海风暴里的坚强。 

  2020年春,我在南海之滨见到刚刚退休的海军某部一级军士长张宏。霜染两鬓的张宏,昂首行进在潮湿温润的海风中,自豪地谈论“我的潜艇我的兵”。 

  “你生命中最骄傲的是什么?”我问。 

  “一家四代皆忠勇,辈辈皆是军中人。”张宏朗声作答:“我爷爷张德发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父亲张有金曾是空军某部正连职军官,我的弟弟张展也曾在海军某部服役,儿子张南翔军校毕业后任武警副连职排长。我们一家四代人四个军兵种,代代‘精忠报国’。” 

  把年代作为标志性刻度是一种时尚,但任何年代都不是青春唯一的证明。张南翔一家的故事平淡而丰富,情感含蓄而深沉。从“40后”到“60后”再到“90后”,一代青春有一代青春的样子;从陆军、空军、海军到武警部队,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风采。 

  歌德说:“历史给我们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在祖国大江南北座座军营里,凝聚着千千万万像张宏、张南翔这样的军人世家。他们在不同年代走进不同军营,共同选择用血色的忠诚铺就青春的底色;他们穿上不同颜色的军装戴上不同衔级的肩章,默默用牺牲奉献刻录军人的骄傲与光荣。 

  “你的骄傲,便是军队的骄傲;你的光荣,就是祖国的光荣。”每名官兵都把“精忠报国”作为一生追求的目标,强军兴军就有希望有力量。 

  对于父亲,小时候我有些畏惧。直到自己也穿上军装,我才真正认识并理解了父亲这名老兵—— 

  我与父亲:“相遇”在军营 

■武警兵团总队某部中尉 张南翔

张南翔一家三口合影。图片由作者提供 

  这是我家一直流传下来的传统 

  记忆里,与父亲第一次见面,是在我号啕大哭中拉开序幕。 

  “孩子还小,等长大就好了……”在那个明媚的午后,母亲无奈地安慰着父亲。父亲笑着收回了伸向我脸蛋的手,双手局促不安地交织在一起。 

  也难怪,彼时父亲长年在离家3000多公里外的海岛上服役,一家人聚少离多,能够团圆的日子屈指可数。 

  记得那是一个下午,父亲带我去市场买了很多玩具,我特别开心。临回家时,我突然冒出了一句:“叔叔,你也早点回家吧!我和妈妈要休息了……” 

  听到这,父亲红了眼眶。 

  母亲是一位坚强的女人。父亲长年不在家的日子里,她要照顾我,还要兼顾双方父母,颇为不易。 

  小时候,我们家条件不太好。为了应对家里开销,她一边带着年幼的我,一边在菜市场卖鸡蛋。冬天的菜市场很冷,母亲在寒风中抱着我吆喝买卖。 

  年幼的我体弱多病。一次次,母亲带着半夜发烧生病的我奔波在漆黑的夜幕里。那时我无忧无虑,未曾读懂母亲背负的生活重量。 

  7岁那年,我和母亲随军来到部队。车子在乡间道路上颠簸,深夜时分我们终于到达驻地。 

  母亲期待多年的团圆梦成为现实,我像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以往在母亲面前的宠溺和娇惯再不敢有所露头。 

  父亲皮肤黢黑,身材壮硕,脾气急,做事雷厉风行,收拾起我来也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没有半分懈怠。虽然只有我一个孩子,可他对我要求很严,从不娇生惯养。 

  我知道,这是我家一直流传下来的传统。自太爷爷走上抗美援朝战场起,一家人就陆续走上了从军路。父亲18岁那年,独自一人背上行囊,告别父母,来到部队。多年的军旅生涯更是塑造了他铁面无私、说一不二的性格。 

  随军后,一家人看似团聚了,其实父亲常年跟随潜艇出海执行任务,一家人仍是聚少离多。 

  我们父子俩交流并不多,在我心里面,他更像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即使是多年后我考上军校,遇到什么事总会想到先给母亲打电话。 

  他是个好兵,却算不上一个好父亲 

  自打我随军来到部队大院第一天起,我就知道父亲是一个好兵。 

  为了及时赶上演习,父亲做完手术还没有拆线就咬着牙坚持上战位。 

  那时家里仍不富裕,身边的战友遇到困难时,父亲总会慷慨解囊,这也引来母亲埋怨他“打肿脸充胖子”。 

  父亲工作非常敬业,光是日常记录的专业理论笔记就堆了满满一大摞。他从不信奉“教会徒弟,饿死师父”这套理论。战友们遇到难题他总是倾囊相授,为单位培养了一大批业务骨干。 

  岛上生活很苦,常年酷暑难熬,一到夏季更是风吹石头跑。长大后,我曾问过父亲坚守在这里的意义。他没有长篇大论讲道理,略为沉思后对我说:“以前我们刚来的时候,比这还苦得多咧,现在日子可是好多了。” 

  在我看来,他是个好兵,却算不上一个好父亲。至少,在我眼里,一个好父亲的定义应该是包容、理解和陪伴,而不是命令、执拗和缺席。 

  矛盾在我高考结束的那个夏日爆发。 

  “张南翔,你给我去考军校!” 

  “当兵有啥好?在那个破岛上,你到底图个啥?” 

  多年来,接送我上学的是母亲,开家长会的也是母亲,甚至受委屈了也只能找她倾诉。现在,父亲凭什么支配我的人生? 

  那时的我,正处于“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年纪,更何况从小长在部队大院,早就对军旅生活失去了新鲜感。我们之间的“战争”轰然爆发。 

  最后,我还是拗不过他,迈进军营的大门,成为我们部队大院里走出的第一名军校生。 

  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面对大家的祝贺,我心里对父亲竟产生了一丝怨意。 

  到军校报到那天,父亲特意请了假,并郑重地换上了海军常服。一家人行走在校园的林荫大道上,父亲一级军士长的硬质肩章在阳光映照下熠熠生辉,赢得了无数目光的敬意。战友们说,成为“兵王”是一名士兵至高的荣誉。 

  送我到学校,父亲在校门口哭得像个孩子 

  都说思想是行为的先导,而我的思想在入伍之初就抛了锚。跑步跑不动、器械拉不上去、内务卫生一塌糊涂……就这样,“兵王”的儿子被慢慢贴上了“后进”的标签。那段日子里,我常常在深夜辗转反侧,对父亲的抱怨更深了。 

  从小到大,我在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位置? 

  其实,我一直知道父亲心中有一个军官梦。他的军旅之路颇为坎坷。入伍第3年,他曾如愿以偿考上军校,成为一名军校学员。没想到,他文化底子太差,多门考试挂科,被迫退学。回到部队后,父亲不甘心,潜下心钻研业务,并在多项比武中摘金夺银。可是,阴差阳错,他还是和提干失之交臂,最终与军官梦挥手告别。 

  母亲从不让我在父亲面前提这些往事。可每次想到父亲的这个心结,我对他的抱怨又添了几分:“凭什么要把你的意愿强加在我的身上,我又不是你的兵!” 

  挂科、违纪……浑浑噩噩成了我身上摆脱不了的常态。 

  母亲从电话中得知了我的迷茫。那天,我又满腹牢骚地一通抱怨。电话那头,母亲沉默一会后说:“其实,你爸才是最爱你的。那天把你送到学校后,他在校门口哭得像个孩子。” 

  听到这里,我满是惊愕。在我印象中,父亲是一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在长达30年的军旅生涯中,他曾无数次在惊涛骇浪中直面生死。 

  他居然也会流泪?这是我从没听过的事情。 

  那年夏天,学校没有放假,我们在营区组织强化训练,父母来队看望我。父亲一改以往的沉默寡言,絮絮叨叨和我聊了很多他的故事。 

  临走前,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那年你还小,我随潜艇执行任务遇到险情,心里面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现在能看到你顺利长大,我感到很欣慰。” 

  夕阳的余晖,把父亲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我突然发现,他平日里笔直的身板有些佝偻,两鬓也添了许多白发。原来,在我眼里无所不能的父亲,也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 

  母亲说,我奋力奔跑的样子,像极了父亲年轻的时候 

  战友们都说,我真正发生变化是在那个夏天以后。他们发现,我眼神里的迷茫少了,昂扬奋发的斗志足了。 

  每天晚上熄灯后,健身房和操场跑道上总能看到挥汗如雨的我,学校图书馆也成了我周末“打卡”的宝地。 

  正当我满怀憧憬奔向未来的时候,一场意外降临了。 

  助跑、起跳、落地……那天下午,我和往常一样在操课结束后独自加练。飞跃矮墙落地那一瞬间,我清晰听到了自己左膝盖错位的咔嚓声,当时便再也无法站立。 

  疼痛难忍,可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只是简单的膝盖扭伤,休养一个月后又重新踏上训练场。谁知,在随后的木马训练中,我落地瞬间再次轰然倒地…… 

  父母闻讯从家里赶来。华西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让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左膝前叉韧带断裂、半月板撕裂。这是一场不可逆的严重伤病,如果不做手术将无法剧烈运动。 

  此时,距离我的毕业考核仅剩一年时间,而手术休养至少需要一年以上。我想起了父亲曾经失之交臂的军官梦,心中不由恐慌。 

  难道,同样的命运也摆在了我的面前?我怎么能甘心!和父母商量后,我很快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这注定是场一个人的战争。 

  能下地后,我开始了恢复训练。从每星期完成一个5公里,到每个星期坚持跑完3个10公里,被汗水浸泡出盐碱的护具见证了我的咬牙坚持。上肢力量训练、核心力量训练……几乎每个周末我都泡在健身房里。 

  距离毕业考核只有3个月时,我们进入深山开始封闭式集训,为考核做最后的冲刺。那时,我仍不确定自己能否顺利通过毕业考核,觉得自己遇到了人生中最迷茫的一段时光。一个个辗转反侧的夜里,父亲反倒成了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考核的日子如约而至。父亲不远千里来到考核场为我加油。每当我跑完一圈,他便向我挥手致意。最后,我终于咬牙顺利完成了全部考核。 

  母亲说,我奋力奔跑的样子,像极了父亲年轻的时候。 

  有一天,我也会成为父亲 

  得知我毕业后来到遥远的新疆工作,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父亲反倒有些局促不安。 

  听母亲说,那段时间父亲总是失眠,生怕我到了新单位后不适应。 

  火车一路驶向新疆。看着映入眼帘的荒漠戈壁,第一次来到北方的我甚至有几分兴奋,一路上不断将沿途的风景拍下来发给父母。 

  驻地偏远,但人心很暖。到单位后不久,支队首长得知我的伤病情况后,立即安排我去大医院做手术。 

  接到电话,刚退休的父亲还没有在家享受一天安稳日子,便带着母亲从5000多公里外的家中赶来,在我身边日夜陪护。期间,奶奶身体出现状况,父亲又赶回浙江老家,安排奶奶的手术事宜。 

  父亲一直觉得自己对家人亏欠太多,也一直在努力为家人做些什么。待我伤愈后,父亲坚持要亲自感谢部队领导和战友,不远千里送我归队。 

  那是一个下午,父亲提着行李箱步履蹒跚迈入火车,满头银发在阳光下格外醒目。 

  火车启动的一瞬间,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就像父亲那年送我上学一样,此时我已经换上了崭新的中尉军衔。 

  现在,我已在基层部队任职近3年。平时在工作上难免遇到困难,每到这时,我总会想着“换成父亲,他将会怎么做”。慢慢地,我好像寻找到了一种攻坚克难的精神动力。 

  离家久了,我偶尔也会想家,脑海中会浮现出父亲年轻时坚守海岛的画面。我时常在想,多少年以后,有一天,我也会成为父亲,也会生出满头银发。或许,那时我便会真切懂得送我参军、盼我成长的父亲。 

家国与春秋 

■南海舰队某部退役一级军士长 张 宏 

  “当潜艇兵苦,在海岛上服役更苦。”每当回想起长达30年的戎马生涯,我心中总是感慨万千。 

  退休前,我在南部战区海军某部任一级军士长。老部队驻防在远离陆地的海岛上,自然条件非常艰苦,官兵们总是调侃道——“夏天台风走,冬天寒潮来,春季满墙湿。” 

  许多人都觉得,驭鲸蹈海是件美好而浪漫的事情。可只有我们潜艇兵知道,湛蓝海洋在变幻莫测中蕴含着多少危险。 

  还记得,多年前随潜艇执行远航战备巡逻任务时,遇上超强台风,整个潜艇龙骨架都咔咔作响。为了战风斗浪,全体官兵两天两夜没合眼,甚至有战友用绳子将自己固定在战位上,大家齐心协力最终得以顺利返航。 

  对一名军人来说,荒凉本身并不可怕,最难的抉择其实在小家与大家之间。我父亲是空军某雷达团的一名通信台长,年轻时便主动申请去艰苦边远地区工作。小时候,母亲带着我从浙江老家到贺兰山辗转数千公里风尘仆仆探亲的岁月,至今令我记忆犹新。 

  结婚以后,妻子经历了比我母亲更加艰辛的历程。当时交通不便,探亲一次几乎把所有的交通工具都用上了。儿子出生3个月的时候,妻子带着母亲和儿子来队探亲。不料,他们途中遭遇了一次意外事故。接到妻子从电话亭打来的无助电话,远在千里之外的我顿时感到心如刀割,只好一个劲儿地安慰她。 

  时光荏苒,从结婚到随军,家属带着孩子在探亲路上来回奔波,一“奔”便是10年。现如今,她总以女汉子来调侃自己。 

  每年新毕业干部分到单位后,年轻人总会产生各种思想顾虑,觉得理想与现实差之甚远。还记得,有一位航海长学员来到岛上后,因担心长时间和外界脱轨找不到对象,一度产生迷茫。作为一名老班长,我主动给他讲解支队的发展历史和自己的亲身经历,“只要认准方向,哪里都能干出成绩”。通过潜移默化的引导,他渐渐端正了思想态度,现在已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潜艇艇长。 

  儿子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能亲眼看见他从一名地方青年成长为一名部队干部,我心里深感欣慰。特别是他赴边疆工作以后,单位领导及时帮助他渡过难关,他也逐步坚定了长期扎根的信念。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我希望他能不忘初心,脚踏实地为部队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我的军旅生涯,已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但当祖国需要的时候,我定“若有战,召必回”,义无反顾地回到自己的战位上,为祖国、为海疆履行一名军人的神圣职责。

责任编辑:德吉
相关内容
  精彩视频  
“直选”驾驶...
2021-03-23
是被水火交替...
2021-03-22
全面推进国防...
2021-03-21
春季首批!新...
2021-03-19
  军歌嘹亮  
· 号令声声
· 向世界一流军队迈进
· 战斗歌曲组唱
· 特别的际遇
· 班长
· 誓言
· 新双争记心上
地址:西藏.拉萨市北京中路41号 邮编:850000
网站业务电话:0891-6834073、6833642  邮件:yw@vtibet.com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891-6827910 监督邮件:zbs2019@sina.com
中国西藏之声网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藏ICP备09000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