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军营风采
 
毕业季 | 军校不止有兄弟,还有……
作者:杨惠琳 余思尧    来源:黄埔一号v军校资讯    2020-07-06

  “你为什么跟我玩儿?”

  会会和大尧坐在二田训练场的双杠上,运动会男子万米长跑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天气太热了,眼前的空气要都烤化了。会会无聊地找话:“尧尧,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为什么从大一就跟你一起玩儿?”大尧听到这个,斜着一眼身边的人:“哼,说过啊,我跟你一个特别喜欢的作者笔下的人物重名了呗,亏我还以为你对我一见钟情,真是塑料姐妹啊。”

  会会想起新训的一次紧急集合,让她对这个瘦瘦的女生有了深刻的印象。

  嘀——嘀嘀嘀,急促的哨声打破寝室里的安静,大家手忙脚乱地打背包、整理着装,绑雨衣,会会收拾完就着急忙慌往楼下跑,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异样。“嘿同学,你的雨衣散开了!”她听到有人在大喊,停下扭头一看,一个女生已经跑到她身后了,正给她重新绑雨衣。会会有点愣,对她挤出一句“谢谢”,那女生只留下一句“谢什么谢,快跑啊!”就窜出去了……

  站队的时候两个人又站到了一起,大尧瓮声瓮气地说:“你跑得可真有魄力,雨衣在你身后飞起来了都没察觉到,还挺酷,再加个扫帚就成哈利波特了。”因为不适应新训生活,会会总是苦着脸,看着大尧目视前方,严肃认真,一本正经地说着搞笑的话,会会第一次觉得新训生活也没有太枯燥。

  “让我们荡起双桨”

  木兰湖野外训练的那段日子,正值盛夏,知了从清晨就开始嚣张地叫,丝毫不给这群训练的学员留面子。野外训练中,最艰苦的当数舢板训练了。

  舢板训练用的是特制的水泥桨,目的就是为了锻炼学员们的耐力,会会和大尧两个人加起来不到180斤,不用说划桨,就连挪动它都费劲,恰巧她俩又分到了同一个小组,于是她俩光荣地担负起了赏湖赏风景的角色,兼职啦啦队给男生加油……

  舵手有节拍地喊着,小组成员越来越默契,速度也慢慢上去,他们小组顺利到达目的地。然而返航途中,一个男生明显体力不支,开始跟不上其他人的节奏,和他的前后桨不停打架,会会和大尧主动请缨,两人足够瘦小,可以坐在一个桨位上,同划一支桨。一个人划不动,两个人还划不动么!会会负责船桨末端,大尧负责中后端,两人听号令同时动作,别说,配合得还挺好!

  这时候不知从哪支船队传来了歌声,“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舢板前进带起的风轻轻拍到脸上,带走头顶上冒出的热气,湖面上波光粼粼,一支支舢板竞相前进,有力的号声和柔美的歌声缠绕在一起,飘荡在空中。

  木兰湖虽苦,但是那里有莲蓬,有荷花,还有同舟共济的她,多么难得的经历啊,不是谁都有机会同划一支桨的。

  超市的“馄饨”时光

  会会大三的时候开了潜水课,作为一名海校女学员,会会水性奇差,不仅游泳课吊车尾,潜水课上得也很费劲,她的好朋友大尧每次都嘲笑她:“会会啊,你怎么什么都不会啊”,而她往往是这么为自己开脱的:“我姓杨,谐音‘羊’字,所以我水性不好啊,你姓余,谐音‘鱼’字,水性肯定好嘛。”

  每次潜水课结束后,会会都来不及去食堂吃饭,大尧就陪她去中商超市吃馄饨,两碗馄饨下肚,两个人一天的疲惫一扫而光,闻着鸡排的香气,听着牛角面包又要促销的大甩卖,几绺湿湿的头发还贴在两个人的脑门儿上,太阳西下,吃饱喝足,两个人手挽手走在海工大道上,画面温馨不过一秒钟,“喂!前面的!谁让你们走路牵手的!条令条例怎么学的!”教导员在后面怒吼,吓得两人立马松手成齐步走状态,互不相识。唉,这“塑料姐妹情”啊!互相陪伴,互相打趣,日子就在两人不经意间偷偷溜走,因为有了彼此,匆匆忙忙的军校生活多了几分温暖的时光。

  你是我的“鸡腿姑娘”

  有一年夏天,大尧爸妈来看她,带着大包小包的特产,就在楼下,大尧喊着会会一起下楼,瓜分食物。

  “哎呀,这是会会吧,经常听尧尧提起你,长得真水灵”,大尧妈妈非常热情,她们在楼前的长椅坐定,“会会,尝尝这个,这个是我们山上结的树莓……”,大尧开启安利模式,说着往会会嘴里塞了一颗。酸酸甜甜的浆果入口,沁人心脾,会会这个北方人第一次吃到新鲜的树莓。

  晚上点名后,大尧神神秘秘地把会会喊到寝室:“我妈给我带了叫花鸡,你一晚上去哪儿了,上楼就不见你人了,都快被吃光了,我偷偷给你掰了个鸡腿儿,快尝尝。”会会的数字电路板做得太差,挨了一顿猛批后被教员打回,正丧着呢,大尧长叹一声,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看起来连线更乱的电路板拍到桌子上,痛惜道:“没事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的前天就被打回来了!”果然,安慰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并不是告诉对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而是苦着脸说“哭个屁,你看,我比你还惨!”会会立马阴转晴,嗯,叫花鸡的味道真不错!

  大四分流之前,会会和大尧拍了闺蜜婚纱照,平时两个人打打闹闹没羞没臊,看到对方穿着婚纱的样子,竟扭扭捏捏不好意思了。分流告别的时候,会会和大尧约定,她们给彼此戴过肩章,也要帮彼此披上华裳。

  那年十一月,大尧随舰出访,踏过环太平洋各国的土地,在新西兰,大尧给已经分流离开的会会寄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写着:这里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有时候最美好的故事,就是无人知晓的黄昏里,树梢上婉转的低语。青春年少时的陪伴,笔尖描绘不出十之一二。她们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她们有太多这样的瞬间,毕业是千百万个夏天的故事,千百万个人,千百万个不同的夏天,相同的只有告别。只是时间太瘦,指缝太宽,告别学生时代,奔赴星辰大海,而我们依旧如初。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亲爱的朋友啊,我们兵分几路,山顶相见!

责任编辑:顿珠次仁
相关内容
  精彩视频  
新疆塔城 武...
2020-07-05
夜闯茫茫林海...
2020-07-04
斗风沙!“战...
2020-07-03
我的党龄___年
2020-07-02
  军歌嘹亮  
· 誓言
· 新双争记心上
· 退伍之歌
· 月亮圆圆 心圆圆
· 不忘初心
· 洪湖水浪打浪
· 我的老班长
地址:西藏.拉萨市北京中路41号 邮编:850000
网站业务电话:0891-6834073、6833642  邮件:yw@vtibet.com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891-6827910 监督邮件:zbs2019@sina.com
中国西藏之声网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藏ICP备09000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