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国防知识窗
 
信息化战争应有怎样的效益观
作者:张自廉    来源:解放军报    2020-03-26

  引言

  战争效益是指战争的人力、物力、财力等投入和消耗与战争获得效果、利益之间的比较。战争效益的高低,关系到战争胜利的程度和国家、民族利益的得失。追求战争效益历来是中外战争指导者的共同信念。信息化条件下,战争的形态、方式和方法较过去发生了巨大变化,着眼信息化战争特点,扎实进行战争准备,进而谋求最佳效益,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顺应时代谋效

  ——以较小代价获取胜利为目标,谋取最佳效益

  战争的本质是对抗双方利益的碰撞与重构。人类战争史表明,不讲效益的战争是盲目的战争,也是失败的战争,其结果是对国家、民族利益的严重损害。如何以最小的耗费去获取最大的效益,或者说如何以最小的代价去获取尽可能大的胜利,是战争指导者必须思考的问题。信息化时代,这个问题尤为突出。一是追求和平的时代呼唤。战争与和平,两者既是对立的,又是统一的。战争的根本目的是和平,如果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毁掉了一个国家、民族的发展基础,即使赢得了战争,胜利的成果也不可能维持很久。当今,人类社会已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和平发展是时代主题。因此,从和平的目的考虑,不是仗打得越大越好,消耗越多越好,破坏越严重越好,而是要顺应时代呼唤,力争以较小的代价获取战争的胜利。二是降低危害的客观要求。破坏性是战争作为特殊社会活动的一个突出外部特征。自从战争登上历史舞台以来,人类就一直承受着战争的巨大代价,只要有战争,就一定会对人类生命、社会财富、文化遗产等产生重大破坏。信息化时代,武器的效能不断增强,战争的破坏性越来越大。且不说一旦爆发核战争将使人类面临灭绝的危险,即便是不加限制地使用常规武器,其造成的破坏也是十分惊人的。因此,如何以小的代价获取战争的胜利或最大限度地降低战争对人类的危害,是必须回答的时代课题。三是提高效费比的现实需要。近期几场局部战争表明,虽然高新技术武器的大量使用加快了战争的进程,缩短了战争的时间,但也使战争的空间大为拓展,战争的消耗急骤增加,夺取战争胜利的代价越来越大,不仅消耗大量金钱,而且还要消费大量的资源,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和严重的生态破坏,其消极影响广泛而又深远。因此,追求战争的高效费比,千方百计地减少战争消耗和代价,是战争指导必须考虑的重大问题。

  政治主导求效

  ——以实现政治目的为核心,求取最佳效益

  战争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是“以剑代笔的政治”。信息化条件下,人类控制战争的能力越来越强,政治对战争的影响更加深远,战争服务政治的作用更加突出,战争受政治制约更加严格。战争的一切活动,都必须以实现政治目的为核心,围绕政治目的来组织和运用,其效益要以是否服从和服务于政治需要来评价。一是实现政治目的是体现政治决定地位和作用的根本着眼。从地位上看,战争是一定时期内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政治关系引起的,是为政治目的服务的工具和特殊手段。战争是否实施,什么时候实施,以什么方式实施,都取决于政治。从作用上看,政治决定战争的性质、目的、发展和结局,政治对军事除了宏观上、总体上的决定性作用之外,还渗透和贯穿于战争的全过程。战争作为政治的从属性地位,决定了战争必须以实现政治目的为核心,把政治目的实现程度作为衡量战争效益的根本指向。二是实现政治目的是实现政治和军事目的统一的重要前提。只有根据政治目的的需要,确定战争的军事目的,并始终把实现政治目的作为衡量战争全过程中实现军事目的的根本标准,把军事目的统一到政治目的之中,把“政治仗”与“军事仗”有机地统一起来,才能实现战争政治目的与军事目的的有机统一,进而取得最佳的战争效益。三是实现政治目的是调动一切积极性和主动性的强大动因。战争的实施和胜利,依赖于各种力量综合作用的发挥,其中民心向背、参战人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战争的政治目的反映国家的根本利益,代表民族的根本需求,体现战争的根本性质,是凝聚民心、提高战争效益的思想源泉,是动员和组织民众特别是参战力量正确认识战争、积极投身战争、以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赢得战争胜利、争取战争最大效益的强大动因。

  作战行动夺效

  ——以高效释能理念为牵引,夺取最佳效益

  战争归根到底是以军事暴力对抗为特征的社会矛盾斗争形式。战争的胜负最终主要通过战场上的武装较量来决定,而战争效益如何,通常是由胜者而不是败者控制的,换句话说,战争效益大小的关键在于作战效益的高低。信息化条件下,战争的制胜机理发生了深刻变化,以高效释能理念为牵引,以较低风险和较高效益的作战行动夺取战争胜利,是战争作为实现政治目的的有效手段的必然选择。一是有效释能是夺取作战效益的重要途径。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信息主导了传统能量的释放方式,使之从注重能量的极度扩张转向对能量的有效控制。过去那种大规模的“兵团会战”在信息化战争中将越来越少,以小规模的作战行动和高效益的攻防行动有效地达成一定的战略目的,作战效益大幅度提高。二是精确释能是夺取作战效益的主要方式。信息化战争与传统战争的区别,从本质上说,主要是能量释放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传统战争追求能量释放的极限化,信息化战争则追求能量释放的精确化,信息化武器装备的侦察监视能力、远程机动能力、指挥控制能力和精确打击能力等都大幅提高,实现了作战力量的精确使用、作战时间的精确利用、作战行动的精确到位、作战过程的精确控制、作战效果的精确生成,在快速直达战争目的的同时,最大限度地降低战争消耗和附带损伤。三是快速释能是夺取作战效益的有效手段。古往今来,兵贵神速是兵家奉行的制胜要诀。过去,受技术条件的制约,各参战力量之间条块分割,战略、战役、战斗行动层次分明,信息流通慢,作战循环过程的各环节之间相对独立,使作战活动表现出强烈的顺序性和渐进性,作战行动的速度和节奏缓慢。信息化条件下,指挥手段实现了信息化、网络化,战场上侦察监视、通信联络、指挥控制实现了无缝链接,侦察、打击实现了一体化,战略、战役、战术纵向之间,陆、海、空、天、电横向之间的信息共享趋于即时化,指挥控制循环周期大为缩短,作战行动的速度与节奏大大加快,进而确保作战行动的高效益。

  综合博弈增效

  ——以综合国力较量为手段,获取最佳效益

  人类战争历来都是一种具有整体性的复杂社会活动。战争不仅是军事力量的较量,而且是政治、经济、外交等综合国力的全面较量。信息化条件下,战争受政治、经济、外交等因素的制约更大,只有通过综合运用多种手段,使综合国力的影响最大化,才能确保战争综合效益最佳化。一是军事威慑与营造有利态势呼应。军事威慑和营造有利态势是信息化时代战争准备的重要内容,也是提高战争效益的有效手段。战争实践表明,通过军事威慑,实施积极主动的心理、舆论、法律攻势,能够营造有利的精神态势;进行各种舆论宣传、信息沟通、心理影响,能够营造有“理”的政治态势;展示新式武器装备特别是远程精确打击武器的作战威力、举行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等,能够营造高压的战略态势,进而能够达到不战或小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二是军事手段与非军事手段相配合。在以往战争中,受技术水平和全面战争目的影响,非军事手段的影响力有限,很难与军事手段形成整体合力。信息化条件下,随着信息化武器装备的大量使用,政治多元化、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战争目的的日益有限,非军事手段配合军事手段对战争的影响大大增强,对营造有利的战争环境,取得战场的主动,摧毁敌方的抵抗意志,进而赢得战争胜利都有较大的效果。三是杀伤手段与非杀伤手段相综合。信息化战争所运用的军事手段,并不完全像传统战争中那样直接消灭敌方的肉体,摧毁敌方的物质基础,而是破坏敌方的力量结构,控制敌方的意志和信息,降低其作战功能,达成削弱敌方抵抗力量的目的。从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到伊拉克战争,都凸显了心理战、信息战等非杀伤手段与兵力兵器的杀伤手段综合运用的重要性,它们往往早于战争爆发,贯穿于整个战争的全过程,并直接影响甚至加速战争进程。打赢心理战、信息战,夺取心理和信息优势,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大大提高战争效益。

责任编辑:朗嘎卓玛
相关内容
  精彩视频  
战“疫”丨我...
2020-03-26
西藏:海拔40...
2020-03-25
演练集锦来了...
2020-03-24
海拔4700米 ...
2020-03-23
  军歌嘹亮  
· 退伍之歌
· 月亮圆圆 心圆圆
· 不忘初心
· 洪湖水浪打浪
· 我的老班长
· 咱当兵的人
· 游击队歌
地址:西藏.拉萨市北京中路41号 邮编:850000
网站业务电话:0891-6834073、6833642  邮件:yw@vtibet.com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891-6827910 监督邮件:zbs2019@sina.com
中国西藏之声网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藏ICP备090003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