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国防教育巡礼
 
把准军事科学创新时代要求
作者:马卫防    来源:中国国防报    2020-09-24

  引言

  军事科学反映战争和军队建设等军事活动的本质和规律。当前,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正处于由大向强发展的关键阶段,国际军事竞争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对军事科学发展提出新的更高要求。站在全面履行新时代我军使命任务的战略高度,遵循现代军事科研的本质要求和内在规律,亟需构建形成我军特色的军事科学研究体系,推动新时代军事科学不断发展。

  鲜明的政治性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军事科学以战争为主要研究对象,其成果以服务战争为直接目的,因而具有鲜明的政治性。我军是党缔造和领导的人民军队,在军事科学领域坚持党的领导,是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具体落实,是我军军事科学发展的特有政治优势和优良传统。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深刻把握世界军事发展大势和我军所处历史方位,着眼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深刻洞察和把握军事科研规律,擘画人民军队科学创新蓝图,对我军军事科学研究作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和全面部署,鲜明提出“科学的军事理论就是战斗力”“科技是现代战争的核心战斗力”,充分体现了我们党对军事科学发展的高度重视,为我军推进军事科学研究提供了根本遵循。新时代的军事科学研究,无论时代条件、科研任务、体制编制如何发展、怎么变化,唯有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一系列原则制度贯彻到军事科学研究的各方面和全过程,才能确保军事科学发展不偏向,不断开创军事科研新局面。

  强烈的指向性

  军队为战而生、为战而建。军事科学以军事特别是战争为独特研究对象,以服务强军胜战为价值所在,决定了军事科学必须姓军为战、聚焦实战,始终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纵观国内外军事科学发展的历史,军事科学所取得的一切进步,都是在回答军事实践特别是备战打仗所需的重大现实问题中实现的,随时直面战争实践的考验。战争年代,我们党在领导全国人民革命斗争的过程中,形成了一整套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和积极防御的战略思想,用以战胜强大对手,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战争奇迹。新时代的军事科学研究,要始终聚焦服务备战打仗这个主责主业,深入贯彻新时代军事战略方针,强化研战一体、研用一体的意识,强化备战打仗“指挥棒”的意识,一切工作都向备战打仗聚焦、与备战打仗对表、用备战打仗检验;健全完善以备战打仗为导向的课题立项、成果检验和评价激励机制,把是否符合作战之需、部队之盼、建设之用作为开展科研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确保科研与军事斗争准备、与部队练兵备战深度对接,使军事科学研究链嵌入决策咨询链、作战指挥链、战斗力生成链,在服务强军胜战中充分彰显价值。

  探索的创新性

  军事领域是竞争和对抗最为激烈的领域,也是最富创新品质、最具创新活力、最需创新精神的领域。恩格斯曾指出:“每个在战史上因采取新的办法而创造了新纪元的伟大的将领,不是新的物质手段的发明者,便是以正确的方法运用他以前所发明的新手段的第一人。”军事科学研究具有很强的探索性,其本质在于创新,其价值源于创新,一刻也离不开创新。古往今来,僵化保守、固步自封的军队无不吞下失败甚至被淘汰的苦果。我军军事科学在战火纷飞中建立成长起来,靠创新赢得了发展,更要靠创新走向未来,靠创新保持旺盛生命力。新时代的军事科学研究,要坚持面向战场、面向部队、面向未来,坚持理技融合、研用结合、军民融合,把创新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快实施科技强军战略,紧盯战争形态向信息化战争加速演变、智能化战争初现端倪的大趋势,牢牢把握现代战争特点规律,推进军事理论创新、军事技术创新、军事组织创新、军事管理创新,紧盯部队实践、紧盯未来对手、紧盯科技前沿、紧盯未来战争,坚持一流的标准,坚持面向新的战场,坚持以敌为鉴、以敌为靶,一手谋胜战之道、一手砺打赢之技,承载起设计未来战争的战略功能。

  理技的融合性

  随着科学技术不断发展,多学科专业交叉密集、多领域技术融合集成的特征日益凸显,大交叉、大融合、大突破已经成为现代军事科学发展的基本规律。面对汹涌而来的新科技革命浪潮,其蕴藏的巨大军事应用潜力亟待深度挖掘。这就迫切要求传统军事理论研究充分吸纳科技发展的最新成果,找准其泛在联动的关键节点,从战略上确定重点和加强的方向,设计好抢先预置、抢先突破、抢先应用的快捷路径和高效方法,力争抢占新一轮军事革命的战略制高点和前沿“无人区”。要看到理论和科技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打赢具有智能化特征的信息化战争对新技术的依赖性越来越大,迫切要求把理论创新和科技创新两个引擎都发动起来,把两个方面的成果切实融合起来。新时代的军事科学研究,需要大力推进理技融合,以科技实现技术突破支撑理论创新,以理论创新引领科技创新、技术研发,紧盯战场之变、对手之变,善于从科技角度研究战争、设计战争、部署战争,探索未来战争制胜机理,研发改变战争规则的颠覆性技术,不断提高军事科学研究对备战打仗的贡献率。

  基础的支撑性

  军事科学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科学,既要致力于解决战争和军队建设的重大现实问题,又要始终关注军事科学自身的发展,加强军事科学基础理论研究。基础理论研究是军事理论创新的内在要求,是应用理论研究和对策问题研究的前提,对军事科学的发展带有根本性和长远性意义。我军一直高度重视军事科学基础理论研究,着力探索现代战争的变化,揭示军事斗争的规律,拓展军事理论的内容,推动基础学科的体系建立完善,取得了许多创新成果,有力地推动了军事理论创新和军事实践的发展。新时代的军事科学研究,要从新的认识视角、用新的理论成果,巩固、升级、改造战略学、战役学、军制学、军事后勤学、军队政治工作学等传统优势学科;适应军事科学发展的要求,开阔新视野,开拓新领域,通过军事科学与社会科学相互渗透、军事理论与军事技术紧密结合,扶植、培育、发展新兴学科、分支学科和交叉学科,形成结构合理、门类齐全的学科体系;抓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战史、军事百科、军语、外国军事著作翻译等重要基础性专项研究,努力推出经得住实践和历史检验的精品力作。

  智力的密集性

  强国强军,要在得人。古往今来,人才都是富国之本、兴邦大计。军事科学研究工作作为特殊的社会生产,军事科研人才是能动的、首要的、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只有紧紧抓住军事科研人才队伍建设这个根本,努力提高军事科研队伍的综合素质,才能回答和解决军事实践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才能在世界新军事革命大潮中把握主动、赢得先机。我党我军历来高度重视人才特别是军事科研人才工作,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到“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从“人才是兴军之本”到把“人才强军”纳入强军兴军的基本方略,人才的重要性在国家和军队战略层面日益凸显。发展新时代的军事科学,要坚持人才兴研的观念,不断完善人才选拔任用制度,健全人才评价和使用机制,严格选人用人机制,形成靠素质立身、靠实绩进步的正确导向;按照老中青结合、理论与技术结合、通才与专才结合的原则,形成合理的人才年龄梯次结构和知识能力结构;坚持在科研实践中锻炼提高科研人才的能力素质,通过重大科研项目研究、岗位任职锻炼、重大学术交流和院校深造等途径,在军事科研创新实践中发现人才、培育人才;大力营造有利于科研人才成长的科研环境,关心科研人才的成长进步,努力培养以学术带头人为骨干、大批优秀中青年科研人才为主体的高素质科研队伍。

责任编辑:张洪良
相关内容
  精彩视频  
MV《蓝色闪电...
2020-09-24
维和三十年丨...
2020-09-23
海拔4700 火...
2020-09-22
特战训练:迅...
2020-09-20
  军歌嘹亮  
· 誓言
· 新双争记心上
· 退伍之歌
· 月亮圆圆 心圆圆
· 不忘初心
· 洪湖水浪打浪
· 我的老班长
地址:西藏.拉萨市北京中路41号 邮编:850000
网站业务电话:0891-6834073、6833642  邮件:yw@vtibet.com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0891-6827910 监督邮件:zbs2019@sina.com
中国西藏之声网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藏ICP备09000396号